霜月遥

傻帥鴨村長:

[tumblr搬運]原網址:http://markraas.tumblr.com/post/148902859156/requestidea-ana-nano-boosts-wrong-target-sorry

http://markraas.tumblr.com/post/154383351599/i-heard-that-lucio-sucks-a-lot-of-those-nano

http://markraas.tumblr.com/post/153780915049/this-was-an-commission-work-for-person-named-yj

http://markraas.tumblr.com/post/149603342384/sorry-for-such-a-stupid-totoro-joke-but-i-cant

 

作者帳號名稱:Marko Raassina

 

 

 

*本鴨只是做分享以及翻譯,未經原作同意請勿在其他平台任意轉載*

*希望能上湯的夥伴們能給原作一個大大的愛心以鼓勵喔!*

*使用手機app的小夥伴們想看翻譯的話,可能要往下拉到純文字來對照圖片*

*最後一張為授權對話*

 

P1~P3是漫畫,其他的都是單圖

 

1.

萊:安娜,隊上需要我們!

安:萊茵哈特!準備好被強化吧!

萊:遵命,我的女士!((搖屁股))

死:奶奶拜託強化我。

 

2.

安:奈米強化已……唉呀

(某人撲過來)

萊:我的屁股沒有被刺到!強化在哪裡?

安:呃……事實上我射給別人了。

萊:誰?

 

3.

D.VA:來nerf這招啊(開大絕)

安:她們長大長得好快啊……

死:奶奶壞壞。

 

4.

安:路西歐,你可以給點機會,讓其他人也被強化嗎?

路:停不下來!沒人欄的住我!!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 

著名的"死神貓"系列作者來啦!

原作者patreon:https://www.patreon.com/Markraas

Twitter:https://twitter.com/MarkoRaassina


贺崽Load:

我还以为我发过??

小时候的小美狂鼠~(真的没发过么QAQ??

懒死的阿伦:

低等级抢旗日常见不到队友。跟着好友霸霸混要什么队友!

傻帥鴨村長:

[tumblr搬運]原網址:http://baileyartblog.tumblr.com/post/156667018629/hello-kitty-skins-the-girls-them-boys

http://baileyartblog.tumblr.com/post/156667231064/hello-kitty-skins-the-boys-the-girls

  

作者帳號名稱:baileyartblog

 

 

 

*本鴨只是做分享,未經原作同意請勿在其他平台任意轉載*

*希望能上湯的夥伴們能給原作一個大大的愛心以鼓勵喔!*

*因英雄人數眾多,分三批搬運,最後一po的最後一張為授權對話*

 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白色情人節快到了

嗯?你們問我要幹嘛?當然是來Hello Kitty一下啊!

男子與智械組之一

立誓做塊好油雞_BPCC:

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跑來開闢新的小角落(。
今天的我依舊在逃避作業的路上做個勇敢的廢物

【守望先锋】百物语08(OOC,全员万圣节皮肤AU)

融核-鲨鱼池:

OOC。全万圣节皮肤AU。本章狂鼠路霸小美,法鸡和鸡妈妈出场。第三人称视角讲述。

01 酒吧里的白发男人(R76)

02 路边游荡的南瓜先生(R76)

03 生成 (源藏)

04 古堡凶灵 (锤DJ)

05 女巫的心理咨询 (天使)

06 女妖的馈赠 (三妹)

07 毛绒绒的心 (堡垒)



08 人生规划不可出错

 

我以前是法律专业,后来因为某件事,从实习的事务所辞职,返回大学重新修习哲学。

我要说的,就是这件事。

那还是几年前了,我本科快毕业,到事务所实习。说是实习,也就是跟着资深律师们打下手,很少能自己接触卷宗啊案件之类的,没有名气,人家也不会来找我。

正巧有件事,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是在市区和郊区交接的地方,有一个人把自己的两层别墅分别出租给不同的人,结果租住地下室的人很久没交房租了,也没出现,打电话也不通。房主也不知道想什么,居然不报警,而是找到律师。

开什么玩笑啊?律师可是收费很贵的哦?他难道有钱没处花吗?

反正事务所是派了我先去看看情况。

我穿好正装,带好必备的东西去按门铃,开门的是个中国女孩儿,自称小美。她是房客里最省心的,每次都按时把房租打到房东账户,更换屋子摆设的时候,也都提前和房东说,听说我是来找“地下室的房客”,她显然很担忧。

“怎么了?”我问她。

“他真的很久很久没出来了。”小美说。“我很害怕他是不是出意外了,不过,我去敲门,他还应声。——要是他没钱付房租,我可以先借给他的。”

房东事先和我说过情况,我又咨询了小美,得知地下室里住的是一个澳大利亚男人,二十来岁,不大和人交往,很孤僻。小美则相反,她在郊区的气象观测站上班,是从中国借调来两年,因为观测站的员工宿舍太偏远,又太逼仄,她索性租了房子,每天花一个小时上下班。中午不回来。

“我见过詹米森。”小美说。“他刚来的时候还挺喜欢和人打招呼的,还给我送过蛋糕。”

后来当然就变得孤僻了。

我腹诽着,要去看。小美也跟着我一起。

我本以为敲门不会开,结果门是虚掩的。

我和小美对视一眼,决定闯进去。万一这个詹米森真的出事故了怎么办?

地下室很大,可被各种古怪设备挤得满满的。我们进去,转过一台柴油发电机,就看到詹米森神经质地两手高举,各握一根电线,穿着脏兮兮的白大褂,戴着眼镜,兴奋大喊:“醒过来吧,我的怪物!”

然后他两手电线一碰,地下室灯光乱闪,火花四射。

我们这才注意到,地上有一张简陋的床,床上躺着一个绿色的……怪物!

那怪物忽然睁开眼睛,说:“我活了——!”

天!

……

你们为什么不惊讶?

……好吧,我就知道美国式的恐怖根本不恐怖。

那就继续吧。

没错,那怪物就是詹米森用尸体拼起来的。他天天晚上打洞盗墓。

他可能想搞个大新闻……搞个恐怖事件之类的,不过那怪物好像有自己的想法。

怪物慢悠悠地坐起来,挠挠肚皮,然后去冰箱拿了冷牛奶喝。

全程,我、小美还有詹米森,都像傻瓜一样盯着他。

詹米森说:“你你你——你得——你——”

怪物拍拍詹米森的肩膀,詹米森差点儿跌倒。

“冷静。”

怎么冷静!我想詹米森一定这么想,因为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。唯一真正冷静的,可能只有小美。

怪物喝完牛奶,坐回去,开始调整自己的呼吸器。詹米森缓过来,绕着他各种说“你得去毁灭世界”、“杀几个人”、“抢银行”之类的。

怪物似乎很烦,说:“伙计,你搞错了。”

詹米森说:“哈?”

“你看,你从根本就搞错了。”怪物一副谆谆教诲的样子。“你创造了我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这简直是天才,不,鬼才,你已经超越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科学家。”

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“可你创造我就为了杀人、抢银行?”怪物说。“你把创造我的时间用在研究致命病毒、电脑程序或者操控人心的技术上,岂不是更好?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我是有自我意识的。”

“当然!这必须是首要条件!”

“可你没想到我的想法跟你不一样。”

“你怎么能和我想不到一处去呢?”

“这是你的问题,不是我的问题。”怪物说。“我决定——”

他宣布道:“我的名字是马可。”

小美还是很冷静。

詹米森焦急地绕圈:“不行,活计,咱们得去搞大事!”

“搞完大事呢?”马可问。“你看看你。”

小美震惊地动了一下。

“你看看你,詹米森,把背挺起来!”他严厉道。“你看看你,佝偻个身子,头发乱七八糟的,不修边幅,也不出门,整天玩物丧志!”他指着那些仪器,“屋里这么乱!你是个人!”

小美看上去下巴都要掉了。

“人要有社交!社交!你呢?你整天就知道闷头做无用功!当然,我是很感激你把我创造出来……”

“那就切实的表达一下感谢啊?”詹米森说。不过他还是挺直脊背。原来他很高,可能差不多两米,就是太瘦了。

“做这些,你能毁灭世界吗?毁灭世界,对你有什么好处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动脑子!毁灭世界要动脑子!”怪物说。“动动你的脑子!”

“我……”

然后怪物开始打包,把钱拿出来,仔细数过现金,掏出一沓递给我:“房租。”

“……哈?”

“我都知道,虽然我躺在床上。”怪物说。“我们要走了。”

他把值钱的都打包,拉着呆滞地詹米森一起走了。“人要有前瞻性,他就没发现坟墓被盗,警察已经立案了吗?”

又咕咕哝哝说了一会儿。隔着呼吸器,我也听不明白他讲了什么。

“我还是第一次在外国见到这么适合当教导主任的人。”小美跟我说。“他说话跟我高中教导主任一个口气!”

“是…是嘛。”我捏着现金,不知如何是好。

回去以后,我开始考虑我自己要不要继续当律师。怪物说詹米森的话,其实我听进去了。当律师有前途吗?有意义吗?不为别的,我自己开心吗?动动脑子,动动脑子!当然不。

所以我辞职,回去重新学习。

再后来,我在电视上看到了詹米森和怪物——马可。

他俩被澳大利亚警方通缉。

詹米森变了个样子,头发还是支棱朝天,乱七八糟,但没那么瘦了,结实不少,听说是弄出爆炸事件。而马可呢?马可也不是绿色皮肤,他更像个人了,肚子上还纹着卡通小猪。澳大利亚很乱,大家都知道,无法无天,想来詹米森和马可是回家乡“毁灭世界”了。看上去詹米森很开心,比在地下室我见到他的时候开心多了,也健康多了,那么这就对了吧?虽然没什么好对的……我当律师实习生的时候,整天闷闷不乐,改学哲学,就有动力起床看书。小美也是,每天开车一个小时非常无聊,可她会哼歌,因为她是真的喜欢气象相关的东西,就算有时候需要徒步外出,还得背着重重的仪器,也不会觉得辛苦,反而很是快乐。

 

郑庆哲正要继续说,被开门声打断。

大家一起看向门口,又被突如其来的灯光照得睁不开眼。

来人正是他们的朋友。

米兰达说:“法芮尔!你怎么这么晚过来了?”

法芮尔看向地上的小夜灯,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,显然搞不懂他们在做什么。“我来给你们送门票。”她扬手拿出一沓电子卡片,“明天你们可以直接刷门票进去,全部免费,都已经付过了。”

“哇!”杜兰达尔跳起来。“太感谢你了!你是有魔力吗?我们还以为买不到呢!”

法芮尔严肃说:“没有。我妈妈顺便也想来看看你们,她给你们带了糖果。”

有个眉目慈祥的女性从她身后出来,拎着一个南瓜小篮子,篮子里满是各种糖果。“孩子们,睡前吃糖记得刷牙。”

米兰达睁大眼睛。

其他人已经一哄而起,去门口拿糖。米兰达仍旧坐在地上,看着法芮尔的妈妈。

法芮尔的妈妈竖起一根指头,对着她做个噤声的手势。

米兰达微笑着,点点头。

=end=

Starry:

我从公测伊始就开始怂恿我基友cos狂鼠。。。买了顶假毛之后今日终于如愿以偿ᕕ( ᐛ )ᕗ。。。啊哈哈哈哈哈像得一匹